又名胶南站长网
2018-09-13 09:50

又名胶南站长网
又名胶南站长网
 

  一、又名胶南站长网分享秋雨徐来微吟
 
 
  昨夜厦门归来,洗晾衣服挤了铁栏杆。清晨翻身起来,滴水已无,调开距离回房。
 
 
  光上膀子,穿上农装,将在查看电脑后浇菜。忽闻左边窗外不远的溪边处刷刷声响,远处山头白雾茫茫,一时还不觉得异样。
 
 
  声音越来越近,疑是下雨。庆幸所晾衣服所在已经调理恰当。闪念之间,进行队列操练的踏步般的秋雨润地,腾飞窗前,直叩雨棚,一下子让雨声高了八度,响起来!
 
 
  秋雨徐来而正欢,缓了浇菜,快了文练。突然间雨棚上一阵阵开机关枪节奏式的雨点连击声,那是某处水大而将起势的样子了。但不要紧,这大清晨的秋雨不是暴风雨,它来得徐,虽有变化,但无妨办事。
 
 
  秋雨的变奏仿佛成了文练的配乐,于是心花荡漾,文字如雨水也缓缓滋润着那些雍容的土地,也把时髦“硬化”的区域悄然清洗。只是没有什么口号和标语的“宣誓”。
 
 
  自然界的秋雨及一切自然现象,总是这样自然地展示。不论是在漫漫的长夜,还是在迎接黎明的晨曦。无须“紧锣密鼓”惊扰四邻,不肯花里胡哨虚张声势。赞~!
 
 
  所谓“兵行诡道”、“兵不厌诈”,那都是一些是非人的玩意儿,有的也称之为“伎俩”,只能欺骗一下幼稚的人们,或者忽悠一下贪心的家伙。对于安分守己、“以不变应万变”的“傻子”来说,“万物静中皆自得”还是基本可以理解的,更可以有些许落实的。就像着踏步徐来的秋雨一样,本来悄然不动声色,忽然“时到花自开”多姿多彩。
 
 
  您看,还只是在滴滴答答声之间,机关枪式的节奏早已远离,而远处的山早已“云山雾罩”只剩轮廓可见,近处的雨幕却似把清晨山边的白色雾霭移来,这样一种在我身无异术的人看来如同“乾坤大挪移”的奇观,在大自然的自然运作中却只如“小菜一碟”“顺手拈来”。您不能不赞叹自然的伟大和奇妙!
 
 
  “山色空濛雨亦奇”,或许也有点这“姿色”?!于是,千百年的时空瞬间浓缩,一下子令人不知是身在何时、身处何地。这倒是自然借着款款徐来的秋雨的一袭轻纱式的身影,向我们这些未必太早起,但却有缘一睹她们的真容的人,欣赏到这虽不在秦淮之地,也没有月亮和沙滩,却能有些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的曼妙之感。算又是另一个“乾坤大挪移”,补了秋雨之“漏”,添了秋水之奇。竟也有点恍惚是“浓妆淡抹总相宜”了。谁说此地绝对不是“杭州”、谁说秋雨不是“西子”呢?!
 
 
  这真有点“书颠”味道了,然而,不读书不行,“颠”不起来也不行!我有个厚道而聪明的老朋友和老同事就叫“颠来”君呢!虽不知道当年此君名字的由来,但行文至此,竟情不自禁地带上一笔,自也殊觉自然。
 
 
  雨声渐渐又大起来了,雨雾也随之渐渐浓了。间或几声较大的声响,不时敲打在雨棚上,更叩动于我的心中——
 
 
  “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”!
 
 
  二、又名胶南站长网分享屋里乾坤小窗外世界谜
 
 
  人们执着的所是屋里乾坤,什么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、什么“老婆孩子一大堆”等等。

 
又名胶南站长网

又名胶南站长网
 
 
  虽然渐渐人丁稀少、感情淡薄、绿色环保物品稀缺,但到底还是有不必亲自主厨的家庭主妇、不带孩子的“为人父母”。随着科技发达尿布种类繁多,连婴儿拉大便也早已不用招呼狗吃屎了。
 
 
  于是,千年不变的“狗改不了吃屎”好像一下子“转型”而“接轨”到“沐猴而冠”,给狗穿上衣服真的更“人模狗样”,与浑身瘙痒的狗成为“死党”和“闺蜜”,甚至“称兄道弟”“呼爹喊娘”竟成了“与时俱进”?
 
 
  于是,屋里的“乾坤”味与人气渐渐淡了。且不知“豺狼当道”有没有,连“狗仗人势”或人承狗屁都不知道了!
 
 
  如此光景,莫笑“王顾左右而言他”,难免“今天天气——哈哈哈”了!
 
 
  屋里乾坤执着不得,窗外的世界早已舒展,只是人们未必有功夫或肯去瞧一瞧,相信,有时有人连“抬头看看天”都好像没有时间,那里却在唱着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的歌曲。
 
 
  莫说不知时间哪里去了,却说有时连人都不知哪里去了——当儿女的不能经常看上爹妈,当爷爷奶奶的却要充嫩做“奶妈”“奶爸”;祖上的房子不是“房子”,天价的商品房才是“家”;真情的和谐不是时尚,“感情深,一口闷”才是“芳华”等猖獗一时。
 
 
  莫问“时间都去哪儿了”,却询人到哪里去、家在哪里“挂”了?把狗穿衣服煞有介事,把人当“垃圾桶”不知残酷与羞耻!
 
 
  这世界变化实在快,只要有酒喝就可以不吃饭更不吃菜、只要有“朋友”就不必爹妈和兄弟姐妹!就这样在让一大群“遗老遗少”瞠目结舌的时候,弄潮人正在咖啡馆或吧台里神侃“八卦”与“发呆”;任你广阔天地免费健身场所可用无碍,我们就偏爱花钱去“健身”才气势“豪迈”!
 
 
  不知道这“豪”的是“气”还是“力”、或是“子虚乌有”的东西;不知这“迈”是“前进”还是“老迈”?在爱说梦的时候总显得“虚虚实实”,不知“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”、“哪个是好,哪个是坏”。“英雄变成了倒霉蛋”、“乌鸡变成了白凤凰”也是司空见惯。“篱笆墙的影子咋就那么长”?嗨!
 
 
  不仅“走狗”狗运大变,“无利不起早”的“拖破鞋”,一下子时来运转登堂入室成了想呼风唤雨的“风流人物”;专门扇阴风、点鬼火挑拨离间的“两舌”者,“青云直上”地成了称霸一方的“头面人物”“响当当”。
 
 
  曾经因为鼠患而费了我一些时间,买了一张张粘鼠纸先后“捕获”了它们、一次次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到垃圾堆里让它们去逃生。我是“烂忠厚”。
 
 
  我说我不忍杀死它们有人发笑,说那可以用火烧死它们。我说连打死它们都不忍,怎忍心用火烧它们?老鼠也是生灵,存在就有合理的地方。只是不要影响我们的正常生存就可以了。我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啊!
 
 
  鼠患消除后“尘埃落定”,历史掀开新的一页。虽然有时也见中等大的老鼠悄然巡逻在窗外,但是它的两只眼睛与人对视无恶意,我们只须关好窗户就可以了。
 
 
  忽然有一天,我们发现了窗台外的有些小老鼠活动频繁,隔窗玻璃一看再看,竟然发现是聚集在一个启用的透明的塑料瓶里。在细看,四只。他们各自睁着小眼睛跟人对看而丝毫无“怯场”之感,并且,四只抱团成一堆在那瓶子里亲密无间好像在度“蜜月”的喜悦和安详。哪怕你在煮菜时从另一方开玻璃窗少许透烟气,它们竟然也不闻不问不动声色地继续抱团做着它们的“春秋大梦”。
 
 
  到底是它们的嗅觉不如狗的敏感而无动于衷,还是它们早已超脱于物质的诱惑而只想偏安塑料瓶的“蜗居”自得其乐呢?我不知道,真是“老革命碰上了新问题”。谜!
 
 
  正当我在思考着如何善待窗外这些不速之客的时候,拙内忽然报告说她已经把它们赶跑了两只了。剩下的,在我赶快清理了窗台一些废物置于垃圾堆后,大概这些“天下第一”的小老鼠也审时度势远离窗台了。但刚刚听说,小老鼠又在窗外“卷土重来”!
 
 
  屋里乾坤小,窗外世界谜。微信好像要取代现实世界,我该怎样对待?!

 

本文由菲达娱乐平台编辑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菲达娱乐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菲达娱乐登陆与菲达娱乐注册的其它文章,请关注菲达娱乐网站(http://www.xh86.net/).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大连阡陌网